首页 >  热点新闻 > 菲律宾宿务赌场_别以为只有中国人爱互黑,日本的地图炮开起来威力也不小

菲律宾宿务赌场_别以为只有中国人爱互黑,日本的地图炮开起来威力也不小

更新时间:2020-01-10 16:27:08  点击数:1222

菲律宾宿务赌场_别以为只有中国人爱互黑,日本的地图炮开起来威力也不小

菲律宾宿务赌场,来源:视知tv (id:shizhimedia)

地图炮既有可能是由历史原因导致的

也有可能只是在频繁地强调差异中引发

总有一些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觉得别人低人一等

于是就有了矛盾

有时候被看扁的一方并不气馁

宁可变成笑料也想出名

这份苦心也着实可敬

/谁在主导关东和关西的互怼大战?/

提到日本的「地图炮」

不得不提关东和关西

其实在近代以前

并没有「关西」的概念

只有关东和「近畿」

就像我国古代历朝都会设关卡保护京城一样

日本自公元673年(飞鸟时代后期)起

天武天皇设立铃鹿(三重县)、

不破(岐阜县)和爱发(福井县)三道关卡

用以保卫藤原京(今奈良县飞鸟地方)

后来爱发关在平安时代被废止

另设逢坂关(京都府与滋贺县之间)

出了关,就是关东了

也可以叫关外

而在关内

围绕京城所在的「畿内」

形成的就是近畿地方

此后日本历经幕府时代

1868年明治天皇迁都江户(东京)

从此关东不再是关外

而是有了具体范围

现在所说的关东地方是以东京都为核心

包括周围的琦玉县、群马县、枥木县、

茨城县、千叶县和神奈川县

相对关东地方

一般相传在镰仓幕府时期(1185-1333年)

因幕府设在神奈川(关东)

受将军权力的影响

关西的说法开始出现

这时的关西

指的还是逢坂关以西的整个西日本

直到明治维新以后

关西地方才具体定为以京阪神地区

及三重县、福井县和德岛县沿用至今

由于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地位不同

关东和关西地地方文化

也产生了不同的特点

以语言为例,关西方言从用词到发音规律

都不同于日语标准语

从饮食上看,关东人爱吃咸

煮菜永远离不开酱油

关西人偏爱淡

怀石料理讲究的就是保留食物的原汁原味

同样是吃荞麦面

关东店里用切得细细的面条

涮在清爽的汤水里

关西的店里却制成又圆又粗地面条

沾着精心熬制的浓厚酱碗

还要分成多个步骤逐次品尝由面到汤的滋味

/关东的荞麦面与近畿的tsuke面

原料都是荞麦,但制法和汤料截然不同/

实际上排除行政区上的划分

日本人在日常聊天时

所指的关东,主要就是东京

而关西说白了就是代表大阪

习惯了在东京生活,忽然来到大阪

可能会产生明显的不适

东京行人靠左行走,大阪习惯靠右

结伴的乘客在车厢中大声聊天

在日本除了大阪大约很难再见到

发型随意,衣着花哨

和格调偏冷的东京人一比

大阪人的街头打扮

有时让人错觉一步跳上了海滩

/在东京永远不会见到的服装之热带花衬衫/

为什么会这样?

除了纬度偏南、气候更温暖之外

似乎很难再找到一个理由

解释大阪人奔放的性格和打扮

其实这还得从历史上说起

日本是个海岛组成的国家

陆上以山地地形为主

运输很不方便,因此海上运输越发重要

港口的便利就决定了一个地方的繁荣

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

大阪在历史上

始终作为日本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港口

当年「遣隋使」「遣唐使」

就是从大阪港出发

又从这里踏上故乡的土地

现在去关西旅游的人

可能会想到去京都

吃一顿米其林几星的怀石料理

再去神户吃一顿顶级的牛肉

可在古代的时候

类似的高档美食要在大阪购买材料

大阪人也声称,现如今日本有名的美食

上至怀石料理、日本茶道

下至猪排饭、章鱼烧

都是大阪人发明的

到了近现代,大阪依然维持其商业传统

日本商业发达的代表

地下铁商业街

首先在日本兴建

或许正是因为当地浓厚的商人气息

大阪居民的性格也不同于其他日本人

显得更为豪爽直率

有时候做得过火了

在日本社会中才会显得另类

大阪与东京之间的争端

一般都集中在

「东京人冷漠」和「大阪人鲁莽」上

东京的居民普遍较冷漠

这是东京人自己都承认的

从历史原因来说

江户幕府时期东京居住的武士较多

武士阶级所表现出来的高傲和克制

可以说是东京人冷漠的根源之一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就是现在东京的外地人多

外国人也很多

日本的小老百姓实际上也很单纯

在对外人怀有不信任

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判断

外人是否会撒谎的时候

他们干脆选择不交流

此外东京作为国际大都市

做事追求规则和效率

这样经济产出自然就上去了

但人情味也不免削减

/你说的关西,是哪个关西?/

其实最嫌弃大阪人的绝对不是东京人

恰恰相反

东京人算得上喜欢大阪人

一提到大阪,东京年轻人们首先想起的

就是大阪人的热情豪爽

大阪的喜剧和搞笑艺人

相比之下其实还有些

反感东京冷淡压抑的氛围

真正同大阪人合不来的

实际上正是大阪的「左邻右舍」:京都

及兵库县的首府神户

假如问京阪神三地的人们

是不是关西来的

大阪人会爽快地回答是

神户人会犹犹豫豫的承认

而京都人就会用让步语气

强调自己是京都人

之所以会这样,一言以蔽之

大概就是因为明明文化底蕴高低不同

但京都、神户还是被强行和大阪当成一体

——「关西」

京都人嫌弃大阪人粗鲁,不够体面

日本人从小就熟悉这么一句话:

京の着倒れ、大阪の食い倒れ、神戸の履き倒れ

(京都人穿破产、大阪人吃破产、神户人穿(鞋)破产)

意思就是说京都人对衣着的讲究

大阪人对吃食的讲究

神户人对鞋履的讲究

都可以到不惜代价的地步

这就为京都、神户两地人

追求体面提供了支撑

/近代神户开港以后

作为「时尚之都」广为日本上层人士所向往/

之所以这么重视「面子」

也是因为京都过去作为皇室所在地

上层贵族社会为了与底层民众区分开

自然要用高雅的品味、奢华的享受

才能凸显自己不同凡响

在今天,京都依旧能见到一些稀有姓氏

都是当年的达官贵人的后代

而神户市自近代开港以来

就成为欧美文化和时尚的输入地

吸引了日本上流社会大批的进步人士

此后规模逐渐扩大

现在已取代大阪港成为日本第一大海港

神户近郊的芦屋市

至今还是日本有名的富人聚居地

虽然日本的许多美食源自大阪

但去过的人会发现

现今大阪代表性的美食

只有章鱼丸子和大阪烧

(都是口味较重的便宜面食)

相比之下,京都有格调颇高的怀石料理店

而神户牛肉又闻名世界

大阪的食物看似既不值钱又不健康

跟我们街头的麻辣烫差不多

/章鱼丸子与大阪烧/

也就是说

「大阪人讲究吃」的说法已经过时了

大阪虽然到现在还日本重要的商业城市

gdp仅次于东京

但在各地为了发展旅游业

而加大文化宣传的衬托下

大阪似乎褪色不少

丧失历史地位的同时

大阪人也被高傲的京都人

和矜持的神户人看扁

原因又是出在言行作风上

以说话为例

日语中往往分为「建前」

(表面上的客套话)

和「本音」

(实际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就使得用日语交流时显得格外婉转

而对客套话的使用

在京都人交谈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大阪人却恰恰相反

在整个日本境内

大阪人说话直率也是出了名的

因此放在相声里也更易产生笑点

相较于日本人整体给人的谦恭、低调的印象

大阪人无论着装还是谈吐都显得张扬

迎来送往、讨价还价是商人的拿手好戏

也是天经地义

但对于「贵客」来说

似乎就嫌粗鄙和厚脸皮

为了招揽一桩生意,摆摊的商人

会直接拉住过路客人

在任何一个国家发生这种事

或许都会吓陌生人一跳

况且这更不符合日本社会

整体崇尚温柔礼貌的作风

然而就是这样的大阪

却逐渐成为了关西的代表城市

与关东的东京相对

这就使得近旁京都和神户感到被抹黑了

/都市圈内的「独立王国」群马/

说完关西再说回关东

关东说白了就是由

紧密围绕在东京周围的地区组成

与东京相比,其他地方近乎都是乡下

而在其中最不起眼

因此也被迫承受其他地区嘲讽的

大概就是群马县

要问群马有什么?

秋名山九连发卡弯

恐怕比群马这个地名还如雷贯耳

或许这对童年伴随着《头文字d》长大的人来说

还是个挺有吸引力的地方

但对于日本人来说

那是个「鸟不拉屎」的「独立王国」

2016年群马县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

gdp排名第10,人口排第19

即便如此,它仍然不幸被当作「穷乡僻壤」

原因除了县内以丘陵地形为主之外

根据2012年日本城市魅力排行

最末位的城市就是群马

群马被当作笑话的理由

重要的一点就是:

「土!实在是土!」

地处东京都市圈

但「群马王国」的居民们远远不同于

都内居民考究的衣着、面貌

甚至连比邻的琦玉也不如

平时也就和枥木比一比

他们以极其朴素的形象示人

无论大姑娘小媳妇

穿着同大妈们也并无明显区别

县内民众维持朴素打扮的原因

主要是境内不分四季光临

时不时飙到6级以上的大风

因为大风

县民们理智地选择了要温度不要风度

/2016年群马县全年刮风数据统计/

2017年

一部名为《你还是不懂群马》的漫画

在日本境内传播开来

作者以夸大戏谑的笔法介绍群马

在群马也大受欢迎

没想到群马县民们

以近乎自虐的心态阅读之后

竟乐呵呵地表示:

如果不像这样被当成傻瓜画出来

群马大概也无法出名了

参考资料:

1.関西:ウィキペディアフリー百科事典,2017年7月27日。

2.丛淑媛:《商都门户大阪港》,《现代日本经济》,1985年第6期。

3.地下街:ウィキペディアフリー百科事典,2017年9月4日。

4.神戸系ファッション:ウィキペディアフリー百科事典,2016年6月16日。

5.石辉:《国际港都——神户》,《世界经济文汇》,1984年第3期。

6.陈岩:《日本人的“里”与“表”》,《日语知识》,2005年第2期。

7.【日】 宫本常一:《田野调查被遗忘的村落》,郑民钦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1月。

本 周 热 文

这些名言你猜不到作者 丨 孙悟空是啥星座

会说不会写的字 丨 如何识破朋友圈标题党

隔壁老王是何方神圣丨8090后必备装嫩表情包

关注和分享,总有一个在路上~